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义堂的博客

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等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祭孔专家,山东济宁市文物局副局长。著有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苏禄王》,专著《祭孔大典》,歌曲《再出发》《太白楼》《运河情》等。

网易考拉推荐

以仁心书写抗战史诗  

2016-02-09 08:5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于杨义堂先生和他的长篇新作《抗战救护队》 

                                                                                                                     李子君

以仁心书写抗战史诗 - 杨义堂 - 杨义堂的官方博客

  

是英雄绝不容被遗忘;

有抗争绝不容被湮灭;

历史的尘封一定有人翻开;

漠视的危险一定有人提醒!

    时光一定会让合适的人与合适的事相遇,如同杨义堂先生与其《抗战救护队》!这不是一段传说,这是一段史实!这是一场战争,也是一次仁心之旅!

    一石激起千层浪,愿一书、一事、一段历史只是一面鉴镜,让我们记住家国的英雄,重拾民族的凝聚!也愿我只是被感染和唤醒的读者之一,在深夜里用泪水和着墨迹洗涤心灵!

 

夜已深,无以成眠。此是丙申元日子夜,可是却出奇的安静,甚至可以听到寒风掠过干枝飒飒作响的声音,一阵阵由远及近的传来,透过户牖扑面而至。簌簌的泪水顺着脸颊直下,打湿了黑暗中半掩的棉被,我下意识的把手中的书抱紧,似握着一团燃烧着的火焰,焚尽这寒夜的冰冷。这是一个安静而又不平静的夜晚,许我是在祭奠几被忘记了的勇士,也许是在经受心灵的洗涤。徜徉于洋洋三十余万字的抗战史实文海,随着沉浮而悲喜,缘着记忆而感知。那些被忘记的人和事,终会在某个时刻再次被忆起,而这样一种缅怀和探求绝绝是对历史遗憾的弥补,更是对人性摇摆的扶正;是呼唤一种精神,也是在拯救迷失的灵魂!沉浸于《抗战救护队》的硝烟悲喜中,更多的是源于对作者的熟知和崇敬。在我看来,只有高尚的人才会讴歌高尚的灵魂;才会在迷茫的时代引导正确的方向;才会在起伏的历史中审视民族的精神。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孔子言:“玉之美,有如君子之德。”《易·谦》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诗经》载:“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我想,一个久浸儒家文化,长期与孔子对话的人,必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谦谦君子。玉之品格在于:“温润而泽,有似于智;锐而不害,有似于仁;抑而不挠,有似于义;有瑕于内必见于外,有似于信;垂之如坠,有似于礼。”细细想来,与杨义堂先生相识已达十年之久,对杨先生的记忆和感知便是如此,君子如玉,步步生风,环佩铮铮。兼修智、仁、义、信、礼。有容有度,有法有节,为人谦虚,于己严格。谆谆如夫子在侧,凿凿似碧水扬波。

镜头回溯到十年前的北京、秋夜、驻京办,杨先生正值为孔子文化的发展而尽心竭力,那时,我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初见先生,有些拘谨,然,见先生和蔼友善,儒雅恭谨,便渐渐放松下来。先生亲切的递过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我惶恐的接过,紧紧地捧在手中,在微凉的夜色中温暖的是一颗尚且年轻、稚嫩的心。静静的聆听,用心的感知:多少个不眠夜,多少次往返路,多少篇文字稿……先生从不言累,从不言弃,乐观积极的工作着、奔走着。那时,我深刻体会到先生为儒家文化的发展而尽心竭力。这样一种执着的态度暗中深深地根植于我的内心。我想,也许那时它已成为影响我日后积极求进的一个重要因素。后来,我居京工作,频频往返于海内外,繁忙的日子里再不曾与先生谋面。直到2015年,我回到故乡,在和几位老师的诗词酬唱和交往中,屡屡提到杨义堂先生,终是引起了我对先生的记忆。咫尺之遥便有了再次请教的机会。十年重逢,从《济宁赋》到《太白楼赋》先生屡屡给予我信任和指教。依旧是一杯热茶,依旧是温和恭谨,依旧是对传统文化深深地热爱和痴迷。这时的先生已任职于市文物局,并创作了《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等几部大著作,同时荣获了“孔子文学奖”。面对先生的成绩和荣誉,在实至名归的背后,我知道一定又有无数个不眠之夜的辛苦付出。

先生对待作品如同个人修为,切磋琢磨,严谨认真。《大孔府》、《大运河》的创作并不意外。他一定是先生心血凝聚而成的,是在生养自己的土地上,亲身从事的工作中累积起来的情感和述说,是对儒家文化、运河文化深切的热爱和用心的传承。可是,《抗战救护队》他是怎样完成的呢?这可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当我认真读完全册,在这个静夜中轻轻的合上,紧紧地抱在心口,陷入沉思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杨先生的这部著作亦是必然的!因为这样一群战时的天使,必须由具备“仁心”的作者来记录和缅怀,而这份“仁心”必是杨先生在孔孟文化的浸润中逐渐滋养并始终秉持的。她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和根本!这是杨先生在现代社会的探寻和呼吁!于是,在厚厚的岁月灰尘下,在悄无声息地处偏远的一隅,在缺损模糊的尘封档案中,唯杨先生与他们相遇,得以传唱他们的故事,句句读来亦如美玉般铮铮有声。

重回狮城,再感侨心

从熟悉的作者到熟悉的背景皆使我手不释卷。新加坡、牛车水、华人商会……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因工作原因,前几年经常接触海外华人,尤其是东南亚华人,也频频往返于其间。美丽的狮城新加坡亦屡次留下了我的足迹和身影。然如今的牛车水,自是与往时不同,再不需用牛车拉水冲洗街道。因新加坡的气候特征,“东边日出西边雨”是再寻常不过的景象,一日之内必得有两三次急雨降临,真真是孩子的脾气,哭过鼻子之后,立马破涕为笑,拨云见日。街道不见尘土,清新干净。当然依旧布满了华人开办的各种商号铺子,在这个华人占百分之七十的国度到处可见中国的面孔、商品和美食。最初的华人确是潮汕、福建及周边地区的劳工,世代生活下来。远隔重洋,生活习惯早已与大陆的民众迥然不同,然,有一份始终不曾改变的情感,那便是对祖国的爱和思念。杨先生的《抗战救护队》中,一号主人翁林可胜教授便是新加坡华人,贯穿于通篇的也是他及抗战救护队的战友们一颗火热的爱国心及人道主义精神。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切身体会到他们的爱国热情。当年赴新协调工作,便屡次得到新加坡当地华人组织和个人的无私帮助,其中便有华人商会。他们无任何条件的积极奔走,解决我们在当地遇到的问题和麻烦,出人、出力、出钱财。当我们在中华大会堂、在福清会馆奏响国歌时,全体华人齐刷刷的起立,严肃认真的合唱,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在我的成长中,经历过无数次奏响国歌的情景,却从没有见过这般虔诚、肃穆、震撼的场面,他们的那份由衷是可以很明显、很自然的感觉到的。这带着南方口音甚至异域气息的国歌声融汇成一股不可分割的力量萦绕于新加坡的上空,带着穿透穹霄的不可遏止的热情,送达祖国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真挚、那样的热切、那样的不可撼动。杨先生所描述的群体—华人,他们的情感基础是绝不容怀疑的,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任何的消弱,在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们是可以付出一切甚至生命的。和平年代尚且如此,更勿论悲壮、惨烈的战时。比起国内的同胞,他们更多了一份人道主义精神,为了生命的存在而忘我,为了和平的到来而奉献。这是“仁心”在他们身上的体现和实践。

笔触细腻,撼动心灵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其实已经不再容易被感动,尤其是近年来,很少再为了某部作品而流泪。可是,那一定是因为没有读到足以感动流涕的文字。华人身上汩汩流淌的热血,在战时得以沸腾。在《抗战救护队》的第34页,就晕染模糊了一段文字,当林可胜从电台里得知日本兵进宛平城,决定回国抗战的时候,杨先生有了这样的描述:“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从窗外传来,不知是谁家明天有喜事,一时把屋里的谈话声压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燃烧后的火药气味,刺鼻呛人。”这股先生笔下不知是爆竹还是炮火的火药味第一次呛出了我的眼泪,无语哽咽,一滴一滴啪啪的打在书上,晕成愁云漫布的景象。国内的抗日战争爆发了,林可胜要回国效命了,面临着一次生死抉择,也是与亲人之间的生离死别,这样的场面于国于家,本应是悲伤的,是安静的;可是,当此之时,却不知谁家有喜事,燃放起了嘈杂、呛人的鞭炮。这样一种反衬,这样一种悲与喜、静与动、存在与消亡的对立,是那样的触动人心,使悲者愈悲。读者能感受到的那种看似被鞭炮声压下去,实则更弥漫的离别愁绪甚至准备赴死的低沉而又坚决的谈话声,以及那看似混杂,实则分明的火药味,无不牵动着每一根神经。当此之时,我已然明了杨先生所说的儿时的作家梦是多么的真实,他一定是在学生时代累积的写作功底以及情感基础,以至于有这样细腻的表达方式,我真的被触动了并继续认真读着,直到后面的北平蒙难:“北平的雨季来了,一连几天,滂沱的暴雨如野兽一般在狠狠地撕咬着、折磨着北平城,人们就像雨水中的纸船,不知将要飘向何方?”日军攻占北平城,战火连绵,那撕咬着、折磨着这座城市的,又岂是那滂沱的暴雨?是日本侵略者,是无道的进犯和掠夺!中国就如同那纸船,在暴雨中飘摇着,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光明,痛苦的挣扎着。林飞卿和荣独山在这个时候结婚了,说起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他们接受了神父的祝福,笃定了双方的意愿。然而,“一阵风吹进教堂,一道闪电划过两侧的大窗户,‘轰隆隆’,一阵闷雷在天边想起。”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之不存,何以家为?祖国的暴风雨来了,伴随着闪电,来势凶猛,猝不及防。战争的硝烟中神父的祝福早已没有意义。而婚姻和爱情再不及叙,他们注定了要奔赴战场,要为更多的人服务,要随着渐行渐远的铁轨声忍受离别的伤痛,进而成为战友。多么细腻的描述,多么感人的渲染!面对这样真挚的书写,已超出所谓的艺术创作高度,这是一段段撞击心灵的旁白,我又如何能禁住在这样的深夜里涟涟不断的泪水?好的文字一定是这样的,是诉说,而不是书写。当然,我想更深刻的描写,更厚重的“仁心”还应见于尚未及拜读的《大孔府》、《大运河》中,我也期待着这样一份更深入的学习和交流。

秉持初衷,有所担当

在中国的抗战史上,任何一位勇士无不有着坚定的立场和信念。先生笔下的林可胜一次次放弃优厚的生活条件,选择了战场,在那个年代和形势下,这样的选择是何其可贵!在本该完成使命的时刻,却再次二次出征,远赴缅甸,经历战争和自然条件的双重考验,以无坚不摧的毅力完成任务,保全队伍。无论他选择多少次,都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这便是他,是他始终不变的爱国热情和人道主义精神,他的生是因此而存在的。其实,林可胜何尝不是杨义堂先生的真实写照。先生自小在孔孟故里这片土地上成长,仁义礼智信深植于内心,温厚笃实的做人、做学问,几十年来一以贯之。无论是面对儿时的艰苦条件,还是面对现代的益利环境,先生都从不曾减一分执着,少一度仁心。先生重拾儿时的作家梦想,故而不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舍弃无数个可以安逸入睡的夜晚,却拿着放大镜千百遍的在地球仪上寻找往复;不惜跋山涉水,远赴贵州亲手掸去厚厚的积尘,把被人遗忘的角落翻晒、复原、曝于阳光之下,见于国人之目。平地惊雷,一飞冲天,终在这几部大作里开出绚烂的花,结出甜美的果。不仅如此,还深蕴其所承载的使命,重彰千年传统道义,再树中华民族精神。先生笔下的天使们是几近被遗忘的,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若是没有英雄,何以有战无不胜的队伍;若是没有精神,何以有无坚不摧的国度;若是没有仁心何以有福祚永延的民族。

先生之高义,在于以谦谦之心写铮铮之言,在于在合适的时候振臂高呼;在于无以容忍一个民族的沉酣!这是一次求索,这是一种坚持,这更是一份担当!

                                                                            感于丙申元日子夜

 

               (作者李子君,笔名红妆,青年作家、辞赋家,有《济宁赋》《济宁东大寺赋》《太白楼赋》等。)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