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义堂的博客

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等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祭孔专家,山东济宁市文物局副局长。著有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苏禄王》,专著《祭孔大典》,歌曲《再出发》《太白楼》《运河情》等。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里赊小鸡的吆喝声  

2014-08-17 11:5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里赊小鸡的吆喝声 - 杨义堂 - 《大孔府》、《大运河》的官方博客

 “小鸡儿了——,赊小鸡儿了——!”

在过去,许多的城市乡村,每到春天,都会有挑着竹筐的人,一路吆喝着,走街串巷,赊卖小鸡儿。那一声声吆喝,嘹亮悠长,不绝如缕,从远处飘来,又向远处飘去,成为那个时代中国人共同的记忆。

这次到邹城上九山走访,才知道,这座小山村竟然就是祖祖辈辈孵小鸡、赊小鸡的地方,就是赊小鸡人和那些小鸡的老家!

上九山是一个小山村,土地稀少,靠天吃饭,百姓生活十分艰难。但是,困难难不到上九山人,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他们开始孵化小鸡,到各地去卖。后来,这渐渐成了上九山的一门传统产业。

二月二,龙抬头。村里孵小鸡的人家,就要收拾暖炕,把收来的鸡蛋,一颗挨着一颗地摆在暖炕上,在炕下架起柴火,一烧就是21天,到了这一天,小鸡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啄破蛋壳,抖擞精神,拍拍翅膀跳出来。如果不出小鸡的,就是没有受过精的鸡蛋。上九人对不能孵出小鸡的鸡蛋很生气,也常常把坏人比作这样的鸡蛋,有个歇后语叫做:“二十一天不出鸡——坏蛋!”

小鸡孵出来以后,上九的男人们就要挑着盛小鸡的竹筐,走村串巷,到各地去售卖。

这时候正是春天,柳树吐绿,麦苗返青,上九山人早早地脱掉棉衣,十里八乡地转开了。可是那个年代,整个中国年年都要闹春荒,青黄不接,上一年的粮囤早已见了底,新麦子还有上场,家家都没有隔夜粮,更别说有钱了,老百姓拿什么来买小鸡啊?

上九山人不怕!他们担着小鸡挑子,一边风摆杨柳向前走,一边用拉魂腔一样的曲调吆喝起来“小鸡儿了——,赊小鸡儿了——!”

到了一个村上,放下挑子,用席子围成一个圈,把小鸡放进去,随便捡,随便挑。没钱不要紧,可以先赊欠给你们!等到了秋天,秋收了,小鸡也长大了,母鸡能下蛋了,公鸡能打鸣儿了,俺再来这里收鸡款,决不会多收一分钱。

村里的大娘婶子、大姑娘小媳妇,走拢过来,看着这黄澄澄的小鸡儿、这不要钱的好生意找上门来,谁不眼馋?这小鸡儿好养,小时候喂些剩饭菜叶子,长大了就撒开,让它们自个儿出门去找虫子吃,到了秋天就能下蛋了,就能换钱了。“鸡腚眼儿当银行”,一家人的开销、孩子上学的书费,都在这一团团黄澄澄的宝贝疙瘩身上呢!这哪里是小鸡苗儿,这是给咱穷苦人家送来的一片金黄黄的希望啊!

可是问题又来了。那个年代,人们都喜欢养母鸡,母鸡能下蛋,公鸡只能宰了吃肉,可是谁舍得吃肉啊!这么小的鸡苗儿,谁能分出公母?

上九人就能!把小鸡放儿在手上,对着光一照,说,这个是母鸡,那个是公鸡,绝对错不了,反正是秋天才来收钱呢,错了咱不要钱!

真是神了!

女人们都争着回家拿家什,来挑小鸡儿,捡那些欢实的,拿出来,让赊鸡人分辨公母,母鸡一毛五,公鸡只要五分钱。离家远的,害怕回来赊鸡人走了,就用衣襟兜着,双手捧着,欣喜不已地抱回家!

附近的村庄都走完了,上九的赊鸡人就一路吆喝着,向更远的地方走去。民国以后,邹县通了火车,上九人的小鸡儿就坐着火车走得更远了!从济南、胶东,到徐州、西安,由近到远,上九的小鸡儿,翻过山海关,卖到了东三省。

可是,火车上又闷又热又干,小鸡儿要生病,怎么办?

上九山人有的是办法,您信不?赊鸡的人提前赶到哈尔滨,住在小宾馆里等着,运送的人提前三天出蛋。把鸡蛋装上火车,三天后到了哈尔滨,交给等在那里的人,嘿,一个个小鸡儿正好破壳而出,走,担上挑子,赊小鸡儿去!

    秋收之后,上九人忙完自己家的活计,出门去收鸡款。上九山人实诚,那些买鸡的人家也不赖!每到一个村,听说是山东上九来收小鸡款的,村里的女人们都以感激的心情来付款,大家说说笑笑,拉着赊鸡人喝水、吃饭,像来了亲戚一样,亲热得不行!既使中间有死掉的小鸡,也不会赖账,而如果赊鸡人知道小鸡死了,也会酌情打个折。如果有谁家的女人想赖账什么的,这家的人就坏了名誉,整个村庄的人都会看不起他们。

更加美好的事情还会在赊鸡人身上发生。出门去赊鸡的人,要穿件好衣服是不?见人说话要嘴甜是不?看到赊小鸡的男人这么体面,这么会说话,还有本事做买卖挣钱,自然就有动心的人!

婶子大娘自然会问赊鸡的小伙子,成亲了没有,如果没有,从俺村里领一个行不?如果小伙子说还没有成亲,在临走的时候,八成会有一位姑娘偷偷地把自己绣的一个荷包,塞在小伙子的手上。小伙子如果看得上姑娘,自然会高兴得心花怒放,说,等着我,秋天我来接你!

姑娘就会一直在村里等啊等啊,秋天,小伙子果然来了,穿着一身新衣服,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来接姑娘。姑娘就跟着小伙儿,哭着离开家乡,来到上九山村,成了上九山的一位小媳妇。

上九山村有许多外来的媳妇,有胶东的,有东北的、还有从南京、北京来的呢!

改革开放之后,一家一户养鸡的方式被大养鸡场代替了,上九山人就不再走村串巷赊小鸡了,那嘹亮悠长的赊小鸡的吆喝声也就成了记忆里的风景。

我问村里的一位老人:“爷爷,您还能再喊赊小鸡的吆喝声吗?如果现在让您老人家出门,到东北去赊小鸡,您还能去吗?”

老人半天不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赊小鸡的吆喝声,是一辈子也忘不了。可是现在,别说去东北了,就是去邻村卖小鸡,转个眼花就找不到人,谁还敢啊?”

我听了,先是点点头,后来又摇摇头。我想:人与人之间那种信赖和托付,我们在哪里丢失了?什么时候才能找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