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义堂的博客

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等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祭孔专家,山东济宁市文物局副局长。著有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苏禄王》,专著《祭孔大典》,歌曲《再出发》《太白楼》《运河情》等。

网易考拉推荐

嘤 嘤 纺 车 声  

2007-05-28 15:44:13|  分类: 我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嘤 嘤 纺 车 声

杨义堂

最能撩起我思乡心绪的,是那故乡的纺车声。

三秋忙完,天气就凉了,村子里的女人们便开始起五更睡半夜地纺花了。有的七、八个人在村边挖个大窨子,把脚伸进暖融融的麦秸坑里,一边嗑着闲唠,一边嘤嘤地抽着棉线;有的把纺车支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嗡嗡地摇着纺车给自家的汉子催眠。那不绝于耳的嘤嘤嗡嗡的纺车声把寒冷的冬夜抽得好长、好累、好寂寞。

故乡的纺花窨子是我的童年摇篮。它在我记忆的河床上留下一片梦幻般的深深的波痕。

寒假,我又回到故乡。

乡村的雪夜,分外空明。一阵甜润润的乡村小调和着悠长悠长的纺车声把我从书中唤醒,我很是诧异:这是谁家的姑娘,唱得这么明丽、调皮而又溶满深情,象一只美丽的鹊儿在雪后的梅花丛中心情地嬉戏?

本村本族,用不着回避,我顺着歌声来到村口的纺花地窨子里。

一群十一、二岁的小妞妞坐在昏黄的灯影里。煤油灯那慈祥的光线,把这里渲染成一幅油画。

歌声停了,孩子们先是一惊。继尔就雀跃起来:“大学生叔叔回来了!”

我问:“刚才那歌儿好听极了,是谁唱的?”

大家笑着答道:“小雪。”

叫小雪的姑娘羞涩地笑笑,她明眸大眼,活脱脱一个彭丽媛。

“你们怎么纺起花来了,这多累呀!”

“我们不上学了,冬天又没活干呗。”

“为啥不上学了,你们还都很小呵。”

大家忽然不说话了,只听见嗡嗡的纺车声。

最后,小雪低声说道:“叔叔,你别问了,俺们都定亲了,是人家的人了,爹娘不让上哩。”

“定亲?怎么定亲这么早?”

“……”

纺车声又响了,嘤嘤嗡嗡,好象又在低声诉说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1989年3月28日《大众日报》3版)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