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义堂的博客

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等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祭孔专家,山东济宁市文物局副局长。著有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抗战救护队》《苏禄王》,专著《祭孔大典》,歌曲《再出发》《太白楼》《运河情》等。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节的思念:陪 伴 父 亲  

2007-05-28 15:39:11|  分类: 我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陪伴 父 亲

杨义堂

这是寒冷的冬夜,凝重的黑暗挤压着屋里一小团煤油灯的黄光。我坐在父亲对面的矮木凳上,看他一瓣一瓣地剥着干硬的棉花桃子。昏黄的灯光燃亮了父亲满脸的皱纹,这是一张表情已经迟钝了的枯萎了的面孔,岁月的苦难已经从他脸上消失,泛出一种暮年的慈祥。

大学里放寒假,我又从省城回到故乡,每次地与父亲相见,总感到他又苍老了许多,从那拖拖沓沓的脚步声中,从那越来越不着边际的唠唠叨叨里,听出一种无情岁月的长长叹息,许多孩提时代的断片纷乱地跳出记忆,让我潸然流泪。

多少个寒冷的冬夜,在一片昏黄的煤油灯光里,我静静地坐在父亲身边,一边帮他干点活,一边听他讲这样那样的事情。后来我要在灯下写作业了,父亲就把油灯让给我,自己在旁边陪我坐着,这样寒来暑往,这样地相依为命,不知过了多少年。

父亲,我童年的天堂里不熄的灯光。父亲也爱读书,常常在我学习的时候,他就凑在旁边翻他那本《农民识字课本》,上面的字还是他解放后上农民夜校时学的,由于家道贫寒,父亲早年没能上学,在他漫长的一生中,经历了军阀、日寇、荒年、饥饿以及“十年动乱”,一个微弱的生命在历史的涡流中备受因苦和颠簸,然而就凭着吃苦耐劳,凭着忍辱负重,竟也一步步熬到今天。父亲下决心供子女上学,以至我们兄妹五人都先后考上了大学、中专或是高中。这两年生活好点了,七十岁高龄的父亲却又准备盖几间红砖到顶的好房子了,在我们兄妹的一再劝说下,他才放下了这桩心事。

我们不在家的时候,父亲就一个人过孤独的日子,他同牛羊亲切地说话,与田里的庄稼和院子里的树木朋友似地谈心,邻居们说他一天到晚不知道唠叨些什么。他牙也掉了,耳也聋了,脚步声也格外地缓慢而且沉重了。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父亲坐在矮木凳上,一瓣一瓣地剥棉花桃子。我静静地坐在父亲对面,听他有一句一句地唠叨这样那样的事情,看着父亲迟缓的举止和安祥的面孔,泪水慢慢地又爬满两腮。

陪伴父亲。我坐在这片煤油灯的黄光里,拜读一坐由无数的苦难和对苦难的忍受与挣扎堆成的沉默的大山,谛听在我们身世之前的悠远岁月的回音,以及巡视那条从远古一直奔流到自己脚下的一辈辈从未间断的凝重的血脉。

陪伴父亲。虽然我已经无法再走过父亲的世界,但却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悠悠地漾自心底:无论生活馈赠给了我们一些什么,都应该真诚地满足,永远铭记它丝丝缕缕的深恩。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